服务热线:
400-6811-518  全国已有1586家店
news
新闻中心
Contact Us
联系我们
地址:成都市锦江区阳光金融大厦
服务热线:400-6811-518
联系人:张经理 188-4839-7752
电子邮箱:909478571@qq.com
 
你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新闻中心 > 烧烤行业新闻 > 烧烤行业新闻
关于烧烤的7个小故事,我有烧烤,你有故事吗?
更新时间:2020-07-21 11:11:13
烧烤摊跟茶馆一样,坐下来***想聊几句,不管是娱乐八卦,还是时事要闻,吹吹牛、侃大山,总之,在烧烤摊坐下来,叫上一瓶啤酒,聊天模式开启...
烧烤摊跟茶馆一样,坐下来***想聊几句,不管是娱乐八卦,还是时事要闻,吹吹牛、侃大山,总之,在烧烤摊坐下来,叫上一瓶啤酒,聊天模式开启,烧烤摊也***有不少的故事发生。
烧烤摊故事
(一)
 
小侄女从南方回来,***想念的食物竟然是家乡的烧烤。
 
烧烤(Grill),可能是人类***原始的烹调方式,是以燃料加热和干燥空气,并把食物放置于热干空气中一个比较接近热源的位置来加热食物。一般来说,烧烤是在火上将食物(多为肉类,海鲜,蔬菜)烤熟,烹调至可食用;现代社会,由于人类发明了多种用火方式,烧烤方式也逐渐多样化,发展出各式烧烤炉、烧烤架、烧烤酱等烧烤用品。在北方各种烹饪烧烤食物的饭店也比比皆是,烧烤食物已成为一种特色小吃,成为年轻人喜爱的食物之一。
 
年迈的父母不喜欢烧烤的味道,爸爸尤其不喜欢孜然粉的味道,他们更喜欢清淡的食物。可为了******时间看到他们的宝贝孙女,二老也来到了饭店。小妹为他们点了几样不带孜然的食物,比如烤面包片,烤地瓜片,烤干豆腐等,爸爸对其它食物也尝试着吃了几口,尤其对涮面感兴趣,看到孩子们吃的那么香,他只吃了一口说不好吃!妈妈对食物不太挑剔,什么都尝尝,并非难以下咽。
 
这是他们******次来烧烤店,却并不是来吃他们不喜欢吃的烧烤食物……
 
吃烧烤
 
(二)
 
有一次冬天,我去买烧烤,然后老板告诉我31(我当时出门***带了30)出门还没带手机,当时尴尬的我呀,我***开始自言自语,然后我旁边一个男生***突然向我伸出手,手心里有一个硬币,当时真的是感动的要哭,结果还没问他要联系方式(打算加个微信转给他)他***走了上帝保佑这个好人
 
(三)
 
曾几何时,我也是喜欢撸串的,鸡翅啦火腿啦几天不吃***想念。直到有一天,我同事给我讲了一件事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你确定还要继续看下去吗?我同事说,她家附近冬天的时候会有很多流浪狗流浪猫,然而,到了夏天烧烤摊火爆的时候,那些猫猫狗狗***通通不见了……冬天再也没回来过……没错!我***是来打击你们的!哈哈!
 
吃烧烤,听故事
 
(四)
 
好多年前,和当时暗恋的男生去吃烧烤。
倒也没想要有什么结果,因为怎么都还是觉得不合适。但是喜欢这件事,有时候毫无理由,来势汹汹,也没有一点儿办法能控制。
烧烤店恰巧那天生意冷清,我们俩包了场。当时天已经开始放凉了,我穿了裙子和红色大衣,冻得哆哆嗦嗦和他对着喝散装白酒。
结果这哥哥喝高兴了,掰着手指头开始给我数从初中开始他追过的,在一起的和没在一起的女生。
简直能写出一部编年史来。
说不上我当时心里是什么感受。要说难过,一点儿都没有,而且听着还觉得挺有意思。
但还是有一种哭笑不得的荒谬感。
隔了这么多年,心里当时那点微妙的感觉早***消失得没了影。
人和人之间的感情,有时候真是一件很难讲的事情。所谓的喜欢很多时候,也不过是颠倒的执念。过了那段时间,***会觉得当时的喜欢,和现在的没感觉,都突如其来而且没有道理。
再想起来,更多的是庆幸好在当时什么都没说,至少朋友做起来还是毫无芥蒂。
要是当时讲出来,那现在真是,怎一个尴尬了得啊。
 
好吃不过烧烤
(五)
 
烤土豆分两种:一种是土豆片,和正常的肉串一样,要放在炭火上烤;另一种是用锡纸包着,整只一起烤。
我有个同学之前不知道这个事儿。在店里和她爸妈一起吃饭,点了五个烤土豆,还以为是五串。
后来她家看着满满一盘子用锡纸包着的硕大土豆送上来,全体都很崩溃。
大家***研究了一下:土豆会回生,其他的还可以打包。
所以他们仨***坐在一起,奋力地吃土豆。
一家人啊,吃土豆也要齐齐整整。
听起来还挺有仪式感的,也算是全家帮忙一起度过难关了吧。
但是我猜之后的很久一段时间里,他们家的饭桌上应该都不会出现土豆了。

人生一串
(六)
我家是开烧烤店的,自然而然的,我很小的时候***来店里帮忙,来吃烧烤的分时间段分各种人。  下午九时点来的是亲戚朋友聚一聚一大家子那种,后半夜凌晨一两点来的是隔壁网吧没事干的小混混,天亮三四点来的是夜班收工的出租车司机和夜班人员。 
故事有很多,我记忆尤深的那次是一对小夫妻吧。  十点来店里,同着几个朋友,男的和女的对坐着,点了一盘烧烤,没怎么动,倒是开了几瓶冻啤酒,天然那牌子的。  
我父母坐在外面摊子上,我***坐在里面一边玩手机一边照顾客人,整个房间只有他们一座坐到凌晨一两点,那天晚上声音不怎么好,毕竟前面一条街都是烧烤店,竞争有点大。  
两口子看起来很不高兴,估计两口子吵架了吧,朋友***坐在那劝,气氛很僵。  突然,不知道怎么的。他们腾的一下起来,女的开始边哭边打男的,男的也火了,开始打起来,朋友拦都拦不住,女人像是疯了一样,杯子掉在地上,啤酒瓶摔了,男的刚开始还有点懵,后来反应过来***掐着女人肩膀拦着。  
我坐在他们后面,房间里的一个死角内,当时一盘烧烤***冲着我扔了过来,女的本来打算扔男的那吧,男的躲过了,烧烤扔在我身边地上,当时身为吃货的我蛮心疼那些没动的肉串的。  说起来我也是出奇的镇定,大概是被吓懵了吧,年龄又小,但是心智相对成熟一些吧。面对砸在我地上的啤酒瓶和溅在我后边墙上的碎玻璃片都没哭。  
我爸妈也进来了,看着两口子情绪激动,我妈有点怕吧。我爸毕竟是曾经的社会人,作为男人***上去说“你们吵***吵,别掀我摊子!”,两口子朋友也很无奈,女的大概是酒喝多了吧,耍酒疯的感觉,男的喝的也有点多,朋友***把他们俩拉出去了,马路对面都还听得到他们吵架的声音。  
记忆深刻是佩服我的淡定和******次见到这种两口子吧……打架跟着要把对方置于死地一样, 当时我爸在我心中形象可伟大了,我***缩在角落瑟瑟发抖……
人文烧烤
(七)
***近烧烤有些频繁,不为吃肉,只为玩的开心。
******很想多睡会儿,可越是******醒的越早。起床,翻箱倒柜找衣服,去湖边烧烤不像参加宴会,要随便,休闲。一件黄色体恤,一条白色运动裤,及其休闲。
九点从家里出门,来到单位,几个小不点正在穿串。我洗手。小丫头问,你干嘛?穿串啊。一边歇着去。哦,一边歇着去。好幸福啊,有了这些小不点,我可以歇着了。又一想,老了,不中用了,哈哈。小丫头看到准会骂我,好心当成驴肝肺,嘿嘿,反正我没心没肺的,爱说啥说啥。
穿好串,快十点,出发。***是气派,几辆车排在那,像是婚队,空着。不知谁说,汽油这么贵,开这么多车干嘛,浪费油。也是啊,又不是结婚要排场。这下好,我不用开车。坐车,那是享受,向往很久,今天终于实现。
 
开车的想坐车,坐车的总想开车,***是这样,不知道哪个才是享受?
只有头儿认识路,******走在前面。我坐在头旁边,听着音乐,悠闲地懒散地靠在座背上,体会到坐车的乐趣。头开车好稳,不符合我的性格。坐车,***像看棋,观棋不语真君子。我***是那看棋的。
任可不是一般的快车手,一上车***像有恶霸追一样,一阵风,五十米******挂满挡,******是教练教出的好学员。不一会儿***把我们超过,我懂,她可不是老实跟在身后开车的人。
 
有一段土路,坑坑洼洼,很难走,好怕托底。任不管那些,车像是租来的。护士长则是加倍小心,小心的我有些着急,心里痒痒的,恨不得替她踩一脚油门。可我没有,耐心地看着坑洼的路。
一片湖水在眼前,我好想狂呼,这地方太好了。美吗?不美,但是,在这么一个繁杂的世界里,居然能找到这么安静的一席之地,简直***是人间天堂。
 
湖水不是很清,但是,安静,静得风吹过都没有留下一丝的波澜。不远处一片绿色的芦苇丛,挺拔在湖里,***像一排威严的战士,在风的吹拂下,微微的颌首点头。跟我们打着招呼,又像是说,终于有人懂得欣赏我们了。
 
湖边的土很硬,踩在上面可以够到湖水,但谁也不愿把手伸进湖里。水清,能见底,但水的颜色令我们望而生畏。不知是否受什么污染?水有没有辐射过?呵呵,起初谁也没摸,***后不得已还是用湖水洗了手。
 
我说,我车里有水,呵呵,可我没开车。
 
在我们驻扎地的对面是一片树林,种植着不******的树木,还小,没有参天大树那么可观,但,作为临时方便出还是不错的,嘿嘿。支起遮阳伞,在地上铺上一大块布,各种吃的,玩的摆满,把小菜板取出来,小丫头很像那么回事地切着蔬菜,穿成串。在家估计刀都不会拿的主,现在却成了大师傅。
 
点火,烧烤正式开始。
 
我倒像很有经验似地坐在炉边,几个人围在一起,有说有笑。烤上一串串肉串,碳烧着,肉串冒着油,发出嗤嗤的响声,一缕缕的白烟随着肉串的香味散发在空中。周围几双眼睛盯着,心里想,嘴上馋,口水正要流,哈哈,馋死你们。
 
又点着另一个炉子,烤的速度加快,不知不觉中***已吃饱。其实都没吃多少,只不过这样歇着吃,很快***会有饱的感觉。说吃的不多,五斤羊肉都烤没了,各种肠啊,菜啊,也见底,才发现,其实大家还是挺能吃的。
 
地上一片狼藉,头儿很环保地说,收拾收拾吧,这么脏,看不过去啊。大家齐动手,把垃圾捡起来,扔进了深坑。
 
这么美的地方,不舍得离去,望着蓝蓝的天,绿绿的树林,不享受下绿色世界的清纯,枉来一次。锁好车,一行人走进树林。只有两个懒人躺在车里累得不想动。
 
一条羊肠小路,绵长幽静,仿佛一幅立体油画,充满了诗情。一面是刚长出嫩叶的酸枣树,带着尖尖的刺,不敢触碰。另一边是高高的树木,叫不上名字,地上青青的绿草,不忍心去践踏。突然,几朵淡紫色的小花***像刚刚绽放的一样,不觉惊喜。跑过去,***像小孩子一样蹲在地上,掐了几支。后边的她们大声唱起来,“路边的野花不要采,不踩白不踩。”
 
蛇、蛇、蛇,一条蛇,我大声叫起来。一行人猛地停下脚步,个个瞪着大眼,等待着蛇出现。蒙蒙像是吓坏了,“啊、啊”地大叫着,踮起脚尖,大步地跑出去老远。我笑了,大声地笑。蒙蒙醒过味,狠狠地说,你喊狼来了,真的来了,我们谁也不信你。哈哈,不信的话,我***一个人跑呗。
 
又是一片美景,脚下***是湖边,离天很近,离湖很近。来个合影,蒙蒙和任来个kapa,哎,那场景,那笑声,那阳光下灿烂的一幕,无法用文字形容,只恨自己文字的短缺。
 
阳光很足,谁也顾不得防晒,暴露在太阳下。所有的一切,都被笑声淹没,被快乐沉醉。